高息揽储年中踪影全无 银行存款压力“消失”了?

2021年06月15日 12:32   来源:新华网

  6月末,一般是银行年中存款考核时点,但端午节假期前夕,上海证券报记者在上海不同类型银行网点走访时发现,却未见银行高息揽储迹象。银行的存款压力真的“消失”了吗?

  银行今年揽储似乎有点“佛系”,临近6月中旬考核时点,往年高息揽储的惯常操作未见迹象。端午节假期前夕,上海证券报记者在上海不同类型银行网点走访时发现,高息揽储几乎不见踪影,也很少看到存款送礼等“招数”。

  究其原因,去年以来监管部门多措并举规范存款市场,银行通过价格竞争揽储,已然行不通。但这并不意味着银行今年没有存款压力。从人民银行最新社融数据来看,5月份人民币存款余额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1.5个百分点,部分上市银行一季度存款增速较上年下降。记者获悉,有银行目前正通过抓项目贷款回流存款的方式来吸收存款。

  高息揽储不见踪影

  6月末,一般是银行年中存款考核时点,但眼下已到6月中旬,却未见银行高息揽储迹象。

  位于上海市中心区域的一家城商行上海分行和某大行支行业务人员均表示,近期都没有上调存款产品利率的计划。相反,年初到现在存款利率都是在下行。

  “年初我们银行推出的3年期定期存款产品年化利率约在4.1%,现在只有3.85%。”一家股份行上海分行一名业务人员说。

  记者查阅了十几家银行手机APP发现,大多数银行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已不足4%,存款额度低于5万元的客户得到的年化利率更低。

  以零售银行龙头——招商银行来看,该行在售的3年期存款产品的年化利率为3.59%,3年期20万元起存的大额存单年利率也不过3.48%。

  记者走访的银行网点业务人员称,受监管政策影响,现在年中没有冲存款的考核要求。

  在上海郊区某银行网点,一些基层业务人员称,虽然“拉存款”的难度高于核心区域,但考核压力较往年大大放松。

  存款压力只增不减

  上述变化,并不意味着银行今年在存款任务上没有压力,实际上,压力只增不减。

  近来年银行存款增速有所下降,在上市银行披露的一季报中就有体现:招商银行一季度客户存款增速同比下降3.07个百分点;宁波银行一季度个人存款增速同比下降5.79个百分点。

  就算是网点广布、基层客户雄厚的大行也不例外。今年一季度,工商银行客户存款相比上年末增长3.22%,比去年同期增速下降2.19个百分点。

  存款增速放缓,在央行披露的社融数据中也有体现。今年5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222.76万亿元,同比增长8.9%,增速与上月末持平,但比上年同期低1.5个百分点。

  存款增长难,除了受宏观政策影响,最直接原因就是监管部门对存款的市场规范。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首先是货币政策更加稳健中性,市场流动性相比去年收缩;其次,监管部门要求银行下架靠档计息产品,对结构性存款和互联网存款等也进行规范。

  不过,基层人员考核压力降低,并不意味着银行没有考核。记者获悉,为了完成存款考核,有银行正通过抓项目贷款回流存款方式,也就是企业贷款回存。

  而对于互联网银行而言,揽储招数仍在产品设计上。记者注意到,微众银行推出存款可质押功能,相当于可以提前支取。

  存款利率定价方式或将调整

  存款,特别是活期存款,是商业银行最便宜的负债来源,但市场竞争激烈,高息揽储是惯用手段。问题在于,高息揽储的成本,会转嫁至贷款端,不利于实体经济,也不利于银行息差管理。

  对于存款市场,监管部门最新动向是,可能会调整存款利率定价方式。

  6月1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工作会议讨论,拟将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定价方式,由现行的“基准利率×倍数”改为“基准利率+基点”;在转换定价方式的同时,对不同类型的商业银行设置不同的最高加点上限。

  由“倍数”到“基点”的定价方式改变,对个人影响不大,但这会推动存款利率市场化,对银行存款成本影响就大了。

  招商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表示,利率自律定价机制将存款利率上限约束由此前的较基准利率上浮一定的比例(如较基准利率上浮不超过50%),改为“基准利率+点差”,使得存款定价方式向贷款利率定价方式靠拢。存贷款端定价方式上的统一,有利于降低银行利差压力。

  他还表示,当前,3年定期存款利率上限较高,存款竞争激烈,使得居民存款向3年期定期存款转移,导致占比提升,加大银行存款成本压力。倘若未来适度下调3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上限的加点幅度,将有利于适度缓解存款成本压力。

[责任编辑: 范国斌 ]